沉沉浮浮是人生
发布日期:2020-05-12 11:52  作者:蒋龙友  来源:安庆民进  浏览次数:
宜秀第二综合支部  蒋龙友
 
 
  几十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结识了安庆市迎江寺方丈——皖峰法师,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法师用温开水冲了一杯茶让我喝,我细细品味了几口说:“一丝儿香味也没有”。法师又用滚开水另冲了一杯,这时,我看见那些茶叶,在杯子里上上下下的沉浮。随着茶叶的沉浮,一丝细微的清香便从杯子里袅袅地溢出来。于是法师又给杯子里加了一点滚开水,那茶叶在水里上下窜得更厉害,法师往杯子里共冲了五次水。沁得满屋津津生香。
  几十年来,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为什么同样的一撮茶叶,可以冲出两种不同的茶味呢?关键是用温水冲,还是用滚水沏。用水不同,则茶叶的沉浮就不同。这茶叶,在树上泛绿,在阳光的炽烈中开花,在暴风雨中成熟,在熊熊的火焰上被焙干,这是每片茶叶都需要经受的磨炼。然而它要真正变成一杯浓香四溢的茶水,似乎还要经受更大的砥砺。即用沸水冲,一次又一次让它上下翻滚。
  我六岁时,从事教育事业的父亲就因病永远地离开了我,父亲去世那天,体弱多病的母亲抱住三个孩子,伤心欲绝,放声痛哭。年幼的我意识不到家中的“顶梁柱”倒了,从今往后,我们的生活将是怎样的凄惨和悲凉?当我喊着哭着央求母亲,要读书时,我看到的是母亲那溢满泪水的双眼和无可奈何的叹息。于是,放牛、拾粪、挖猪草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直到第三年,大姐出嫁了,在大姐夫的资助下才勉强上了学,但贫寒的日子更苦了,从小学到初中,我穿的都是两个姐姐褪下的旧衣旧鞋,由于姐姐的衣鞋颜色多半是花的,惹得同学们都喊我“小丫头”,叫得我心中怪难受的。每逢此时,不争气的泪花总是在眼眶中打转转。但日子总是要过的,好在令我欣慰的是我的学习成绩总是在班级中名列前茅。那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考上大学。经过八年的艰苦学习,我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被怀宁师范和怀宁中学同时录取,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从全家人的喜悦神情中,我隐约感到母亲和姐姐的一丝忧郁,母亲在征求我意见时,我故作轻松,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怀宁师范,这将意味着我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我之所以作出如此选择,是因为我不愿再看到她们那忧郁的眼神,我清楚地知道,孤苦的老母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我上怀中念大学高昂的经济费用。您不知,那天晚上,“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我,止不住的泪水润湿了我的枕巾。师范三年的生活,为了供我上学,多病年迈的老母,勤劳务农,省吃俭用,每当收到母亲寄来的钱,总觉得心酸心痛。
  我为自己的处境痛苦,一次,路过一铁匠铺玩耍,我发现铁匠师傅把每一块烧红的铁具都要放到冷水中浸一浸,师傅说这些铁具要成型,要有韧性,必须烧红又到冷水里去其火性,变得硬而不折。他的话让我明白,我应该承受勇敢的痛苦,一九九一年,我师范毕业了,走上了渴慕已久的讲台。为了继续圆自己的“大学梦”,在毕业后的几年中,我克服困难,刻苦钻研,在没有围墙的大学里,通过自考,先后拿到中文专、本科毕业证书。多年的努力,终于圆了我的大学梦,给了我令人欣慰的回报。
  艰难的经历,让我常常思考着人生。人生的每一天,都是一次新陈更替。在前行中,有激流,也有险滩。当我经历了那一番番挫折与艰难后,我才真正体味到,人生的真意与魅力。其实,一个人就如一片茶叶,如果不经艳阳,不经暴雨,也许会叶枯焦黄;而人生亦如茶,只有在艰难中沉浮,在痛苦中砺练,才会使自己的人生,发出一缕幽香。是啊,人生如茶,请珍惜那一次次命运的沉浮,让你的生命,芬芳四溢。
下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