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我的写作梦
发布日期:2020-08-04 09:06  作者:蒋龙友  来源:安庆民进  浏览次数:

 
引子
 
  转眼间,已到而知天命之年。回首自己从教的三十余年,发现尽是些琐碎的工作,浮躁的心境,惨痛的教训,对功利的追逐……太少有时间冷静地审视自己那些或深或浅的足迹,现在要把它们化为文字,一时间竟有些语塞笔僵,语无伦次……现就三十年来自己在写作中的大胆尝试,将其一些收获与大家一起分享。
 
为师——就让往事随风
 
  说到自己从教生涯的头几年,一直是在彷徨中度过的。没有目标和信念,得过且过。可能是因为自己有些艺术细胞,喜欢习作、音乐、美术,向往陶渊明般的“性本爱丘山”的生活状态。对需要严谨细致的语文教学感觉无从下手,对待作文写作,更是“恨之入骨”,一恨学生为什么不争气,要他写具体他偏简单;二恨改作文怎么就这么烦,花去我无数光阴却收效甚微。这种恨就导致我在习作上“一刀切”的政策;语句平淡直白的低分,字数不达标的降分,没按要求写的零分……现在回想起早年在习作上惨遭“荼毒”的孩子们,总是惴惴不安。只有期待让往事如风,一去不返。可越想忘记,它越是清晰。无奈,只有将它们拉出来“晒晒太阳”,希望教师们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反思那一段灰色的习作指导经历,是应付教学的心态和对儿童习作的无知而导致的愚蠢行为。记住,孩子习作不是为教师而写。
 
求索——痛并快乐着
 
  知足则常乐,知不足则求索。在名师的帮助和指点下,我开始为作文教学进行“原始积累”。
  首先是阅读。张大千在画论中指引绘画欲求超凡脱俗必须做三件事:其一读书,其二我读书,其三有系统地多读书。绘画如此,写作更是这样。我的阅读涉猎的范围很广:天文、地理、军事、艺术哲学……就像犹太人从不禁书一样,凡是书,我拿来就读。这对拓宽我的习作指导思路提供了巨大的帮助。说到我钟爱的书籍,莫过于一些名师专著、专业杂志。于永正、贾志敏、李白坚、周一贯等大师的著述我尽可能收集阅读。每读一次都像亲耳聆听大师教诲,受益匪浅。从中学到的不仅是技巧,更重要的是感受他们的人格魅力。《优秀作文名师点评》、《小学作文教学指导》、《作家教你写作文》等杂志更是每期认真研读,成了我成长的沃土。此外我还有不得不提的阅读小癖好——读孩子们爱读的书。《名侦探柯南》《樱桃小丸子》《乌龙院》……这在成年人看来十分幼稚的书籍却让我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此举对我后来开设的写作辅导专栏能吸引孩子们很有帮助。很多创意就是从这些书籍中得到灵感,稍加迁移改造后,一下子就走近孩子们的心灵。
  其次是虚心请教。校内的名师我紧密相随;市内的名师我尽可能地拜访,省内外高人我百方追寻,博采他们的教学专长为我所用。就像鲁迅先生说过的那样,采过许多花才会酿出甜蜜来。我一直为自己“吃百家饭长大”感到自豪。也正因为这样的广博,才会有今后的情深。倘若只盯着一朵花,所得的就非常有限了。我想这也是教师们在求学之路上要注意的。
最后还得益于实践。“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须躬行。”一个教写作的老师自己必须会写作。我开始尝试写作和投稿。起初抄抄写写,东拼西凑,偶然的发表鼓足我的勇气,进而一发不可收拾,有思想了,写;有困惑了,写。多年的写作经验告诉我,当写作成为一种习惯时,你的所有喜怒哀乐就能找到宣泄场所,你会有一吐为快的感觉。就这样,我乐在其中,不知疲倦地写,竟然在近30余年的时间里发表了3000余篇文章,还在各国各地的杂志开设了5个写作专栏,还准备出版100万字的书籍。很多同行表示诧异——哪有时间呢?我知道,有习惯就会挤出时间,就像要睡觉、要吃饭一样,我要写作,我想写作。
 
起舞——我是一只小小鸟
 
  执教后的1992年夏天来临时,我终于有底气将自己的作文教学思想付诸实施了。感觉自己像一只小鸟,希望在天空中留下最美丽的弧线。
  小鸟要飞,就要展翅,要想孩子们写出个性,就必须为他们松绑。首先我放低对写作的要求;选材不再强调生硬渗透那些大而空的德育意识,字数上也不再苛责。其次,我欣赏表达形式多样;小诗歌、短篇新闻稿、小型的调查报告、课本剧、小小议论文等不同的花样激发了孩子们的创造欲和表达欲。再次,充分张扬个性。有的孩子擅长诗性语言,我绝不强求他写白话;有的孩子语言幽默,我不会要求他写一篇朴实隽永的文章。正是由于发掘出孩子们身上的潜质,因材施教,才使他们学得开心。最后,及时多样地鼓励创作。孩子们偶尔的一个好句子一个好词语都给予赞赏,甚至夸大他的这一亮点。孩子们一旦写出好文章,我更是大张旗鼓地给予表扬、夸赞,让他当众朗读,或者张贴在优秀作业栏,或者在家长会上展示,或者不遗余力地帮助推荐到各类刊物发表。这一切,使得我的作文指导不再是以往硬邦邦、冷冰冰的面孔。始终温暖如生活。
 
上路——大胆地往前走
 
  剑舞九天、凭海临风,这才是持剑者所向往的风流人生。
  历经岁月的磨练和洗礼,至2009年,在我执教的第19个年头里,终于迎来了灿烂的春天,我辅导学生的作品200余篇频频被《怀宁教育》、《青少年文汇》、《作文评点报》、《作文与考试》、《小学作文选刊》、《作文世界》等刊物录用并获奖;近10年来,我撰写的文学作品和教学论文3000余篇发表于省内外报刊,在省级《安徽教育》、《教育文汇》、《小学教学研究》、《教师报》,国家级《小学教学参考》、《教学与管理》、《小学语文教学》、《辅导员》、《中小学校长》、《中国教师报》等刊物上发表过多篇高水平的教育教学论文,并多次获奖;其中《让小羊活下来》在“新探杯”全国小学教学论文大赛中喜获一等奖。论文《课堂教学应有机渗透创新教育思想》被国家级教育文库《中国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收录并公开发表;学术作品《园丁独语》被权威机构中国基础教育研究所评定为壹等教育科研成果。可喜可贺的是:2004年6月,我指导的四年级学生陈坤撰写的作文《我多想从分数中跳出来》,在《作文与考试》、《作文世界》中分别公开发表,并喜获国家人事部人才研究会艺术家学部委员会首次颁发的二00四年度中国青少年文化艺术人才奖和第七届“世纪杯”校园文学艺术大赛一等奖双重荣誉。2008年10月,我指导的五年级学生吴婷撰写的作文《全家去跳舞》,在中国修辞学会读写教学专业委员会会刊《获奖作文选萃》入选发表,并喜获全国青少年“走进新时代”创作大赛一等奖。
  2008年1月我有幸被吸纳为中国教育工作者协会会员,《教育与探索》教育杂志(月刊)兼职编辑。2009年8月个人编撰《小学生写字》<六年级·上册 北师>课本一册,由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出版,2010年6月编撰《同步作文》<六年级·上册 国标全国版>教辅一册,由南京出版社出版,并在全国各大新华书店公开发行。2010年12月编撰出版《蒋龙友文集》(首卷)。2013年10月----2015年10月,历时两年时间,参与宜秀区《龙山凤水》文化丛书首卷11万余字的撰稿与编辑,系主编之一,填补了宜秀区无文化专著的空白。2017年1月---12月,适逢安庆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我有幸被宜秀区区委主要领导看中,被借调到宜秀区区委专门从事文明创建文字工作;在此,我虚心向宜秀区区委区政府“大笔杆”“名笔杆”学习请教,潜心充电。一年的工作和提升经历,转眼即逝,虽然又累又苦,但是一份耕耘一分收获,我的辛勤付出、出色的业绩博得了各级领导的一致充分肯定与赞誉。
  现在我经常收到来自全国各地各级知名报刊约稿信函,我想就这个层面来理解,这就是“教学相长”吧!
  这一切对于一个中老年教师来说又是何等荣耀!在今后的小学作文教学中,我将继续以一颗持之以恒、不断求索、勇于接受挑战的心,放眼未来,立足改革,争取使小学作文教学再上新台阶。
 
尾声——明天是否依然爱我
 
  我是个平凡的教师,我爱做梦,我的梦很美,我也非常渴望成功,期待关注,但我也绝不是目光短浅的人,我从来不敢忘记提醒自己:不能停下探索的脚步。我知道,目前我仅仅是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前进道路,一切还都只是开始。于我而言,写作就是我手中紧握的一柄剑,而渴望剑光闪烁,是我永远的梦,那个铿锵的梦想就如头顶的阳光温暖着我执著的心灵。
  但愿,明天依然爱我!

下一条:我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