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母感怀
发布日期:2020-08-20 16:20  作者:蒋龙友  来源:安庆民进  浏览次数:
 宜秀第二综合支部    蒋龙友
 
  今天,2020年8月20日,是母亲去世6周年的忌日,我很想给远方天堂的母亲送一束康乃馨。虽然炎炎烈日,徒步近四十分钟来到安庆公墓跪在母亲的坟前,我泪如雨下,一直凝望着墓碑上母亲的音容笑貌,摸一摸她那张曾经沧桑苦难的面容;突然想跪倒在母亲的怀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哭出所有的思念和悲伤。 
  想想母亲80岁就走完了平凡的一生,实在是命运坎坷不幸,母亲幼年出生在原桐城县双港公社,在家排行老幺,因为外祖父外祖母家贫如洗,为了母亲能够活命,被迫送人到原怀宁县五横公社白林大队;却在养外祖父外祖母的精心呵护下,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和少年,由于养父家境殷实,所以母亲上了多年的私塾,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在解放前的三四十年代,女孩子能够上私塾那可是特别稀奇的事。转眼到了1948年解放前夕,那年母亲13岁,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原本可以随渡江大军南下的母亲因为外祖父外祖母的拼命反对而搁浅。后来在婚姻上母亲再次遭遇不幸,因为母亲饱读私塾,个条1.75米,苗条秀美,皮肤白皙,能说会道,精明能干,本想自由恋爱,但是拗不过外祖父外祖母的决定,最终嫁给了老实巴交的父亲。自嫁给父亲后,母亲就噩运连连,先是父亲成分被划为破烂地主,接着在母亲三十多岁时,我刚满7岁的哥哥因病而先天夭折,后来在1978年正月初一,我的父亲因肝癌晚期突然撒手而去,那里母亲才四十多岁,后来母亲还因罹病做了两次大手术。生活的艰难、命运的多舛,似狂风暴雨不断的打击着母亲。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孤儿寡母,加上独姓,备受欺凌。自父亲去世后,我们全家人都失去了往日的欢颜,我们家里再也听不到往日的欢声笑语,每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一块重重的石头。我经常听到母亲夜半梦中惊醒,泪水涟涟,低声哭泣。
此后的多年,母亲毅然选择了独立和坚强,她的脸上总是露出那爽朗、慈祥的笑容!母亲就像一座山,支撑起我们这个家,支撑着我们家里的每一个人。有了母亲,就有了安全,有了依靠,再大的磨难,我们都不会感到不安。可是母亲一旦病倒了,就象那座山塌了,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感到恐慌,压抑,忧愁。当一次次给母亲治好病的希望破灭的时候,当我们全家陷入极度困境的时候,当母亲选择逃避折磨自己的时候,我们只有望着她叹息。
  在我的记忆深处,母亲总是那样的朴实,洁净,勤劳和匆忙,还有最爱开玩笑。最忘不了的便是母亲那爽朗的笑,每天不论有多劳累多辛苦,遇到怎样不顺心的事情,都见母亲笑着,笑的那样从容,自信,真实。
  母亲的爱就象春风,象细雨,丝丝屡屡缠绕着我,揪得我心痛。真想再吃到母亲亲手做的饭菜,真想再听到母亲的叮嘱和唠叨,真想再看到母亲阳光般的慈祥笑容,甚至真想也给母亲做回妈妈,让她能顺从的牵着我的手,象我依恋她一样也依恋我,同我讲话,让我为她洗头洗脚,擦身,然后买一堆好吃的零食哄她一笑。没有了母亲的呵护,我就象一棵失去阳光照射的小草,寂寞,孤单。
  今年的母亲节,我真买了一束鲜花送给母亲,插在那间曾经母亲居住过的老家屋子里,虽然现在已经物异人非,但我还是相信母亲在那个遥远的地方会看得到,会感觉得到我们对她的那份深爱,因为我相信母亲依然爱着我们、爱着她那群可爱、善良、拼搏进取的孩子们。因为母亲的传统教导、她的做人的精神火焰使得我们仍在代代相传、久经不息、奋斗不止、勇往直前。
  记得在母亲生命最后的弥留之际,我再三征求她的意见,是否与父亲合葬在一起,让我感到伤心和遗憾的是,她始终一直在默默流泪,到死都没有任何表示。我满足和尊重了老母的遗愿,没有将二老合葬在一起,从此他们就天各一方,但是我依然期望二老能在天堂会面、相濡以沐!
  我十分愧疚的是,由于我这些年一直不在母亲身边照料,在外地忙于工作和生活,即使母亲身患肺癌我也一直没有及时发现,直到母亲肺癌晚期就诊才发现。我内心内疚惭愧不已,这时我强烈要求母亲转院大医院治疗,可惜的是她老人家此时去意已绝,只求一死。我可怜的一直长期独住的母亲仅仅三个月后就撒手而去,在与病魔的抗争中,母亲自始至终都没有叫一声疼,喊一声苦,她的坚强和毅力让我们惊叹不已。
  如果真的存在神灵,愿所有的神灵保佑我的母亲在那个遥远的地方能够安康、快乐,愿她永远围绕在我们的心灵之畔,让她能够体会到我们都在无时无刻的思念她、追忆她。
  亲爱的母亲!欲将您的灵魂葬于高山之巅,害怕云彩挡住我们的视线而看不见您;欲将你的灵魂葬于我们的心灵深处,担心百年之后记忆不起您的容颜,还是把您葬于我们的眼睛中吧,让您同我们共相望、共命运、共互动、共思念吧!(蒋龙友)
上一条:读书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