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独语
发布日期:2020-06-01 14:54  作者:蒋龙友  来源:安庆民进  浏览次数:
 
宜秀第二综合支部蒋龙友
 
 
  我脚下的土地,是贫瘠的土地,也是丰腴的土地。五千年的血泪,五千年的汗水,使这块生长谷子、麦子和豆子的土地,也生长孔子、老子、庄周和墨子。诸多的老先生,我只在厚厚的线装本里见过。与他们会晤,很艰难,也很有乐趣,于是,我很羡慕他们的风雅,羡慕他们的渊博,我也就成了他们的学生,成了他们的继承人。我继承了他们“之乎者也”,也继承了他们的“一无所有”。
  我很不幸,我的“之乎者也”曾遭惹了许多意料不到的麻烦,但我也很幸运,在不幸中获得了崇高的称号——园丁。我的人生道路很短,从课桌到讲台很短,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这条道路很长很长,却又很坎坷,曲折。20年的风雨寒窗,我用攥笔的手,攥住了命运的僵绳,也攥碎了无边的孤独和寂寞;20年的瞑思苦索,我似一个面壁禅坐的苦行僧,不停地感悟着书本中苦涩,冷漠的符号。20年的悠悠岁月,多情地赠给我一副厚厚的眼镜,装饰着我憔悴的容颜,于是,我才开始读懂了世界,世界是一个圆。
  我站在耸立的讲台上,是站在我苦苦寻觅的人生坐标上。我在四十多双星星的闪烁下,我成了发光的球体,学生照亮了我,我也照亮了学生。对于“教师是蜡烛”的说法,我不敢苟同。“毁灭自己”,这种情调是否太悲哀了,我不愿“毁灭自己”,我要重新完善自己,塑造自己。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崇高的职业,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于是,我精心地塑造我心中知识的日光城,我潜心塑造我手中的多彩符号;我竭力磨亮我的朴实语言;我努力塑造、完善我演讲的造型和风度。我不太想成为一支蜡烛,我想成为太阳底下一名辛勤园丁。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老诗人伫立在我的床头,不时在向我叮咛。我借着春风春雨播下知识的金粒,我在校园的苗圃中除草浇水,也许我的秉性就喜欢花花草草。我的生活空间和旋律便让花花草草点缀得蓬蓬勃勃,五彩缤纷。“我愿把梦幻嫁接在任何一条树枝上,让他们都绽放出艳丽的花朵,我愿把希望嫁接在任何一条枝头上,让他们都结出甜蜜的硕果。”我期待他们成熟,我帮助他们成熟,他们终于走向了成熟的季节!
  当瑞雪纷飞的时候,空落的校园内,只有秋阳下那张彩照在记忆中闪烁。于是从远方便飞来许多雪花般晶莹的时间和祝福,只有这时,我空灵的心室,才让欢乐和荣誉胜利占领!(蒋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