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 亲 的 棉 鞋
发布日期:2020-12-23 14:27  作者:蒋龙友  来源:安庆民进  浏览次数:

宜秀第二综合支部    蒋龙友
 
 
  小的时候,都是穿母亲做的棉鞋。黑灯心绒的鞋面,白颜色的边口,中间直条,左右上包,系带子的那种,不是一脚登的老头靴儿。穿在脚上,有点虎头虎脑的样子,高兴得很。
  我穿她做的棉鞋从小学到中学到师范。小学的时候还没有觉得什么,因为在乡下大家都穿手工的棉鞋。年纪又小,又不讲究。乃至中学,到了县里上师范,有了虚荣心。见同学穿皮鞋,黄色反牛皮,也可能是猪皮的,8块钱一双,非常的羡慕。母亲的棉鞋实在太土了,穿着自卑。
  有一回,她到学校来送鞋,头上围个毛巾,像那个时代的大寨人一样。我觉得没有面子,催她早点回去。可是太晚,没有车了。老师动员班上的女生让床铺。我担心她在女生宿舍乱讲话,坚决不同意。母子俩走了很远的路,在县城边缘便宜些的旅店住下。我不无责怪地说,送个什么鞋,有住店的钱,不如买鞋了。她怔怔地看着我,手足无措,仿佛做了错事一样惭愧。
  后来她就再也没有送过鞋。而是提早做好了,叫我带到学校。背着米袋,拎着棉鞋,一个少年走在求学的路上。这是中国农村少年“跳农门”的缩影。穿草鞋还是皮鞋?坐办公室还是扫马路?老师讲的道理如此朴素,而寒窗苦读是多么难耐!母亲的棉鞋其实是很暖和的,在寒冬腊月里,陪伴我抵御寒冷侵袭。
  现在我的经济条件大为改善,能买得起各种样式的皮鞋。有普通的,也有名贵的,很美观,但却没有母亲的棉鞋舒适。有时候为买一双鞋,要跑好多的商场,精挑细选。而母亲是根据我的脚码下的样,用的是上好的棉花,纳的是手工的鞋底。一针一线,都倾注了感情。温暖、透气、轻便……为做这样一双棉鞋,在寂寞的冬夜,燃一盏煤油灯,她纳着鞋底儿,多么慈祥。每戳一针,就在头发上抹一下,仿佛如此针便更锐利了。实际上,鞋底又薄又紧,每针都得用顶箍顶的。
  母不嫌子丑,子不弃家贫。这个道理长大后才明白。特别是为人父母以后,常常为儿时的不懂事愧疚。咱们中国人疼子女是很厉害的。上一辈人甘愿做下一辈人的铺路石。撇开少数伟人不说,大多数的家长忙来忙去为了孩子。我曾经采访过一个董事长,他那么有钱,却在装修豪华的办公间穿着老式的棉鞋。这个董事长如今还能穿上母亲的棉鞋,他是幸福的。我想穿母亲的棉鞋已经是个奢望了。因为母亲早已去世离我而去了,而时光不复倒流。
  世间许多东西,也许笨拙,但是实在,就像母亲做的棉鞋,不好看,但温暖,就像我们的家,不富裕,但温馨。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难免会有遗憾。只要心中有爱,就能增加人情味。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会为母亲买一双贵重的棉皮鞋,让母亲穿在脚上,暖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