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历史见证者盛顿华先生
发布日期:2020-12-23 16:07  作者:潘连宇  来源:安庆民进  浏览次数:
潘连宇
 
  当翻阅安徽民进、安庆民进历史图片时,总能看到一位会员,身材高挑精干,面容清瘦,精神矍铄,满脸笑容,他就是安徽民进“十八老”之一的盛顿华先生。2020年,民进在前进的道路上已走过75周年,盛顿华先生见证了65年的发展历程。
  盛老是浙江慈溪人,出生于1929年4月,2015年3月在安庆病逝,曾在上海物华银楼、上海顺泰证券工作。盛老和民进缘分很深,1950年在上海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不久,即以民进会员身份,先参加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再参加皖北各县土改。土改期间,盛老还收到一次上海民进邮汇的生活补助费,土改之后来到了安庆市税务局,任专管组长。文革之前,盛老一直以个别联系会员身份,参加上海和民进中央的组织活动。改革开放后,民进在安徽恢复组织活动,1981年底盛老参加了民进中央直属安徽省民进支部活动,成为安徽民进十八老之一。
  当时,在安庆的安徽民进十八老,除盛老外,还有安庆师院的吴东之先生,和望江一中的程书堂先生。1982年,萧亚辉、杨兆珍夫妇从南京转来安庆。这样,安庆民进也有了组织活动,成立了民进安庆地区小组。这期间,盛老通过书信与省民进保持联系,汇报交流民进工作。在会员档案中,保存有盛老1982年给省民进直属支部张鸿奎先生的三封信,主要讲了二件事。一是会员张书堂落实平反政策问题,张书堂于1969年从上海市下放到望江县,1979年彻底平反安排在望江一中任教,但没有恢复其原有职称和职务,于是多次向民进组织提出,争取上级党委支持,联系人事部门,按照政策规定,恢复原高教师资职务,重新分配工作。盛老在安庆多次接待张书堂老师,了解其生活工作情况,积极热心地向民进上级组织反映会员合法权益权益。多年后,有次盛老和我们谈起张书堂老师,盛老仍唏嘘不已,对其经受的苦难,充满同情。二是以邮资缴纳会费,其中一封信中写到“附上邮资伍角,是我82年上半年的会费”。那时工资不高,估计每年会费1元,虽然外地会员缴费不便,也积极履行义务,主动缴纳会费,方式灵活,可用邮资代交,这也是时代特色吧。
  盛老作为特邀代表,参加了民进安徽省委、民进安庆市委的历届代表大会。2012年,在合肥稻香楼参加民进安徽省第七次代表大会,我和盛老住在同一个房间。会议第二天小组讨论会后,盛老动情地对我说:民进现在真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进步很大,现在会内气氛很好了,省第一次开代表大会时有些地方还不是挺协调,我很相信,民进是一个立会为公的组织,不是以私人要求进来的,也没有个人什么目的,民进是很纯粹的进步组织,不能将个人私心欲望带进来,不要争名利。类似的话,盛老在不同会议、活动场合都语重心长地讲过,希望民进会员们讲团结、讲和谐,共同把民进搞好。
  盛老是民进安庆万年青支部的活动积极分子。市委会机关搬迁前,在老城区四照园街14号民主党派大楼一楼,交通方便,万年青每月一次聚会常安排在机关会议室。每次盛老到会,气氛就活跃起来,有说有笑的,盛老话最多,中气足,嗓门高,会议室外很远都能听到他的声音。盛老的江浙口音较重,说得开心高兴时,就爽朗地大笑起来,很有感染力。盛老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机关离他家不远,他时常到机关来拿会刊,拿学习资料,问问工作,问问生活,还常常传授一些家庭生活经验。有时见会务繁忙,他就不长时间逗留。有时了解到市委会获得先进表彰,总是赞不绝口,挑起大拇指鼓励大家。
  市委会领导每年到盛老家进行春节、重阳节慰问时,他最开心,总是热情地接待大家,跟大家聊民进,聊家常。省委会领导也多次专程来安庆慰问。盛老生病期间,大家十分关心,多次探望,他却十分豁达超然,反过来安慰大家,还惦记问询市委会、万年青支部的工作和活动情况。
  缅怀先贤,回顾历史,才能不忘初心,明确职责,坚定信念,始终自觉坚持在正道上行。
(作者系安庆民进五、六、七届驻会副主委)